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韩江水

善读 可医愚陋

2016-08-26 10:23:40 来源:  作者:
摘要:

 

  

  “文明”,其反义当是“愚陋”吧!不文明的愚笨鄙陋言行之所以时有发生,实是愚氓们之所为。思想家言“善读可以医愚”,因为读书是一条青铜通道,能把人引进黄金的认知世界。借用中医师的切脉辨症方法,读书和知识就是治疗愚陋的良药,此断定可谓切中腠理了。

  难怪鲁迅在1923年就有“可惜中国太难改变了”之叹!他叹的正是旧中国国民们的素质实在太差。“位卑未敢忘忧国”,窃以为,就是今天,民族素质的提高仍然是一个重大问题。几千年来,许多先知先觉之士,都在不懈地努力:要拯救民族,必须从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质做起,重视软实力。我想,今天的精神文明建设,只有共产党人才能做到。

  悠悠思绪如丝,绵绵念想如缕,我于是慢慢从心灵奥处抽出一段记忆的细节来……那是30年前的往事,是年,我获得一个难逢的机会,应邀参观了丰泽园。

  丰泽园位于中南海南端,在瀛台之后,是一座古色古香的清宫庭院,院内前厅是“颐年堂”,建国初期中央领导人常在这儿议事,丰泽园的后院是一排平常的中式房子,坐北朝南有几间正房,为主人的客厅和饭厅;东西厢房是主人的卧室和书房。厅和房之外均有走廊,中间为天井。不论是正厅、书房、办公室、会客室和卧室,里面书柜连接书柜,书本紧挨书本,书籍,大部分是线装书。这便是毛主席当年的居所了。

  正厅的书桌饭桌堆着书;书房的茶几窗台放着书;卧室的床枕叠着书;连厕所的小凳子上也全是书……令人有踏进书山游入书海之感。我看到这峰峦重叠、波浪起伏的书,不由吟哦起初唐诗人卢照邻“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的诗句来。短短几十分钟的参观结束了,我的大脑皮层一直兴奋着,在返回下榻的路上、餐厅、桌台、睡床……神经都围绕着这些书而亢奋不已。

  我想得最多的是,这位伟人真了不起,他生前给我们留下了多么丰富的精神财富啊!不管是论著、诗词、演讲、谈话,无不旁征博引,谈古论今,运用自如,或教人作出胸藏万语任吞吐、笔力千钧任歙张的评价;或令人发出笔墨真如铁、金石掷有声的赞叹。他那渊博的学问,固然来自实践,也得力于读书!由于他生平勤奋读书,手不释卷,博综典籍之精,广纳百家之言,才能积累到如此宏奇的学识,才能挥如椽巨笔,洪范出经纶,以至成为革命家和诗人,有惠于后代。

  他说:“饭可以少吃,觉可以少睡,书不能少读!”冬夜,他孜孜不倦地看书;夏夜,常在路灯下朗朗诵读。他进城后才开始学俄文,六十多岁了才自学英语。当工作人员劝他休息时,他说:学习就是很好的休息。他还注重实践调查,力主读书重在应用,特别强调读书方法。事实上,凡他读过的书多有批语、记号,还摘章录句,找人讨论……

  知博者常乐。从丰泽园见到的这一切,令人感悟到,毛主席一生沉浸在如饥似渴的读书乐趣之中,是书籍鼓舞了他的智慧和心灵,才学积厚,韬略过人,精神高尚,灵魂净洁,风度和气宇都令人称羡。是的,没有知识的生活就等于没有花香的公园,从他广博的知识里,从他精神的宝库中,我们不是可以闻到他那才华洋溢出来的芬芳么。

  今天,我们追随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足迹,不仅自身的思想行为要自律检点,而且,还要在这“声振林木,响遏行云”的深化文明城市建设的大合唱中,下定决心向哲人们学习、学习、再学习——通过读书,获得知识,再变知识为言行准则,经过学识的熏陶,获得真正的涵养,铸造完全的人格,并让各种蠢事在灵魂的升华中渐渐溶化。人人果能如是,何愁不能把我们的民族、国家、城市和个人,都历练成为精神文明的民族、国家、城市和达人。愿全国城乡人民继续抖擞精神,横槊高歌,永远跃马在时代的前头!

  真个是“年年为恨诗书累,处处逢人劝读书”。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