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

碧海作证

2016-05-26 13:33:35 来源:  作者:
摘要: ——来自中交(汕头)东海岸新城建设者的报告

——来自中交(汕头)东海岸新城建设者的报告
 
建设中的华侨经济文化合作试验区 方淦明 摄

  

  1

  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坚毅、谦逊、朴实、隐忍,甚至还带着些许腼腆。他们一个个脸色黝黑,衣着朴素,握手时,你仿佛能感觉到,有一股力量迅速地传递过来,通过这一握,好像,见面的双方都不用太多的客套了。那些手,大都结着厚厚的茧子,有的指梆还开裂着,或正结着颜色深浅的疤——那还用得着再来那些虚伪的寒暄么?更令人感到惊奇的是,这些常年累月风吹日晒的人,这些衣着平实而不善言辞的人,这些手长老茧而且生活随便的人,一报出名衔,居然都是一级工程师或工程项目总经理!

  2

  9月。这一个在人们眼里再平常不过的季节,却好像跟吕晋锋显得特别有缘。时任中交汕头东海岸新城项目水利新溪分部总工程师的他,当回忆起刚踏上南中国这片海滩时,依然颇有些动感情。

  吕晋锋说,他是在东海岸新城起步之初来到这里的。那时他刚从南京河海大学测绘专业毕业,刚被中国交建招聘,典型的“白面书生”,更何况,吕晋锋的老家是山西晋城,那是一个跟海沾不上边的内地城市。对于海,特别是对于海况变化,吕晋锋那时只是停留在书面知识或自我构搭的想象中,根本没有真正接触过。而作为基层船舶导航员,他第一次领略了南海这个变幻莫测的“魔术师”的手段。吕晋锋说,由于工程当时尚处在前期阶段,水深条件不足,大型设备还未能进场,一切作业只能依靠小型船舶。有一次在船舶上做测量,海面突然风浪骤起,在狂风大浪中小船如一叶扁舟,根本就无法掌控,也无法靠岸。一船人都被颠簸得连胆汁都吐了出来……

  一同在场接受采访的高级工程师范公俊开玩笑地说:“要是那时风浪再大一些,我们现在就看不到这家伙了。”

  吕晋锋淡淡一笑:“这都是许多年前的事了。”看得出,这个身材并不魁梧的山西汉子,他早已对所有的困难置之度外了。吕晋锋说,那还只是一个开头而已。

  汕头东海岸围海造陆工程构思之大胆,工程量之大,可谓国内首创。汕头东海岸新城项目以河口治理、海堤建设为切入点,进行综合开发,西起汕头港,东至莱芜岛,分为新津、新溪、塔岗围三大片区,东西长13公里,南北纵深约1.5—2.5公里,规划总面积24平方公里,围海造地面积20平方公里。包括水利和市政两大部分,涉及兴建海堤、吹填造陆、内河涌、泵闸站以及市政管网、主次干道、连接桥梁等多项工程内容。

  东海岸新城项目规划定位为汕头新城市中心区,以行政办公、高端商贸、总部经济为主,配套居住、文化、旅游、休闲等功能。项目实施将进一步提高城市防洪抗涝能力,拓展发展空间,强化区域性中心城市集聚辐射功能,实现汕头城市形态由内海湾向兼具内、外海湾特色的海岸新城转变。项目总投资约200亿元,采取一体化投资建设、土地收益共享模式,由中国交建全面负责项目范围内的勘测、设计、施工、监理、采购以及本项目范围内的策划、开发、投融资、经营管理等工作。2011年5月26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对项目作出了“精诚合作,共创未来”的重要批示。2013年5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在视察东海岸项目建设时指出,要加快汕头东部新城经济合作区等重大平台建设,增强对粤东地区发展的带动作用,促进“汕潮揭”同城化。

  有时,构想越宏伟,具体落实到工程之中,就越是困难。据吕晋锋回忆,在刚开始的海堤抛石和泥沙吹填的施工作业中,他们就遭遇了考验。施工期间,台风频繁光顾,加之这一季度海面风急浪大、暗涌层生,普遍的绞吸船已无法满足要求。而在建设中,时间就是一切——他们在东海岸工作、生活了近七、八个年头,深深明白“一切”这个词语在这里代表的是什么。

  “你知道吗?我们每年实际可以顺利施工的时间,是不会超过150天。有时,甚至更短。”在一旁接受采访的范公俊这样说。

  这短短不到150天,在吕晋锋他们看来,几乎每分每秒都在与眼前的大海争夺着。在他准备接受采访的资料中,有这样一段文字,记述了在紧张的施工阶段如何争分夺秒的过程:“中国交建从大局出发,改进施工方案,确定了以耙吸船舶吹的施工技术,并抽调了华南地区最大、最先进的4艘万方大耙‘万顷沙’、‘浚海1’、‘浚海5’、‘浚海6’齐聚汕头项目,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浚海6’耙吸船,更是从香港机场紧急调来支援汕头工地。华南地区4条最大、最先进的耙吸船同时集聚在一个工地,这种盛部前所未有。经过精心组织,全力冲刺,我们最终顺利完成了目标任务。而令我感到自豪的是,通过这次大会战,充分体现了负责任的央企雄厚的设备能力、组织能力和企业那吞吐万方的巨大魄力!”

  3

  驱车行驶在东海岸这片初具雏形的新生土地上,我被眼前苍莽大气的景象所震慑了!

  这“无中生有”的20平方公里土地,该投入多少劳动者的智慧和心血,该让多少人的青春和热血无怨抛洒;这片充满希望和梦想的土地上,将孕育着怎样的传奇与辉煌!

  大海无言,浩浩荡荡。

  在这里,你随便跟哪一个劳动者聊天,都会发现,几乎每个人的心中都被一种矛盾的思想所左右着。是的,矛盾。他们一面为孤独与寂寞所折磨着,一面又为通过自己的创造所展现出来的景象所迷住。

  “我每当看到图纸上的东西变成现实,心里就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成就感!或许,这就是我迷上、并深深热爱这份工作的原因吧。”桥梁工程师臧俊如是说。这个看上去脸上还带着几分憨厚的劳动者已经从事桥梁设计、建造十年了,当我试着问起他,东海岸现在的外砂大桥和新津大桥在建造过程中,有没有碰到一些在外地没有遇到的难题?臧俊不假思索地说:“怎么没有?而且,外砂大桥还有国内首创的亮点呢!”

  亮点?臧俊在这里小小地幽默了一下。其实,我也知道,在这些劳动者眼里的所谓“亮点”,只不过是困难的代名词。只是,这些乐天派永不言败,学会了苦中作乐罢了。

  据了解,外砂河大桥设计方量2369立方米,采用C55海工混凝土一次性浇注成型,为超大体积现浇混凝土施工。浇注期间,正值高温,为降低产生温度裂缝的风险,保证工程质量。施工人员除了在混凝土搅拌过程中加冰降温外,还在国内桥梁施工中采用液氮降温技术,确保将混凝土入模温度控制在28°C左右……这种技术在国内建桥史上,尚属首创!外砂大桥以及在建的新津大河均属于河海地况特别复杂的工程。其中光是第一步的桩点定位测量,就让工作人员尝尽苦头(有时,一根桩点的位置相差不到10厘米,地质就完全产生变化)。工期紧、难度大、技术难度多,加之海况复杂,气候多变,所有这些摆在施工人员面前的难题,最后却变成了一个个奇迹,一个个令中交人倍感自豪,同时也注定成为中交建桥梁史上的奇迹。

  4

  陈东伟,作为东海岸新城新津片区项目工程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在设计指挥该片区的建设过程中,却意外地收获了爱情,成就了一段广为传诵的佳话。陈东伟的爱人是汕头本地人,是一名教师,但是,即使如此,工作的性质和特点还是注定陈东伟要将两地分居这一问题考虑在内。面对这个问题,他说:“理解吧。大家都理解吧。”如果说陈东伟的“理解”中还透着些许爱情的憧憬,那么,吕晋锋的“理解”就要顶住更大的压力。

  同样是9月,2013年的那段备受煎熬的日子让吕晋锋在面对采访时,显得多少有点闪烁其词了。不过,通过其他同事,我们还是了解到大致情况。原来,那一年超强台风“天兔”正面登陆汕头,给工程项目造成数千万元的损失,所有的基础设施较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为挽回损失,吕晋锋集中精力在工地现场推进工作,有时,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更别说回家看看。而正在那个时候,吕晋锋的爱人刚刚生下孩子,由于免疫系统出了问题,患上了红斑狼疮,而且情况还比较严重。

  吕晋锋在那段时间面临工作和家庭双重压力,天天晚上睡不着,要么就考虑工作如何推进,要么就想到自己对家庭的缺位而造成的后果。

  吕晋锋说:“还是爱人理解吧。现在,她的身体已经基本上恢复正常。女儿也平安。我现在每次回去,总想多在她们的身边呆一呆。可是,从这里回去,几乎每次都是半夜,女儿睡得正香,我又不忍心叫醒她,甚至连在她的小脸颊上亲上一口也不敢。而我在第二天早上,就必须赶回工地……”

  又一个“理解”!工作远离城市,夫妻两地分居,老人孩子驻守“空巢”,这就是中交人最为普遍的家庭环境。

  东海岸辉煌的背后,映衬出多少中交建设者的悲美情怀!

  5

  东海岸新城建设在中国南部是一个神话。而创造这神话的,却是一群普遍平凡的人!

  大海赋予他们的坚韧,荒地给予他们的情怀,岁月赋予他们的刚劲,而兄弟般的并肩作战的豪情壮志则赋予了他们以阳光般的清新明快和舒放坦荡!

  大海,勾勒了他们的性格与轮廓。

  碧海作证,让建设者的美丽故事在这片新生的土地上一遍遍为人们讲述……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