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小说>都市>神殇之变 > 第八十章 阁楼的秘信(2)
    魔鬼!——我心中一怔,不明白厉父怎么会想到这么个词,并且用它来形容自己的亲生儿子?但我联想到当日厉自衡找我谈话时的情景,我不也觉得在他的体内,隐藏着一具可怕的灵魂!

    厉自衡究竟何以变得如此?厉父又想告诉我们什么?我接着急急往下看去——

    “——魔由心生!

    自打我那长子建厂盈利之后,我与老伴每日的衣食住行也都是由他来负责。开始我也觉得他很有孝心,但直到数日后,我便逐渐感到他的变化,而此时我与老伴也渐渐感觉身体的不适。大概那时他内心已渐被(魔鬼)占据,但他心中却缘何会生出一只魔鬼?

    财帛动人心,老伴便曾根据我的怀疑,猜测自衡是否因为这份巨富而变了心性,由心生魔,所以不愿耗费钱财赡养父母,为了守财而摒弃爹娘性命。但这份猜测似乎显得有些牵强,想想也绝无可能,我与老伴都是半身入土(的)人,又能花费他多少钱呢?再者自衡虽也爱财,但我与老伴(毕竟)是他生身父母,他又怎会为了区区钱财而狠心谋害我们性命?除非他并不是我们儿子,但我自小看他长大,又怎么会错?想想还是绝无可能,便赶紧打消了这份疑虑。虽是这么说,可事实证明他的确是变了,就像变作了另外一个人,每每见面都有意疏远我和老伴,似乎极不愿与我们说话,尤其忌讳聊起他以(往的事),相当怪异!

    为什么自从衡顺钢铁创建之后,自衡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他发生这样的变化,又为什么是在衡顺钢铁创建之后?为此,我曾暗中找来自强询问缘由,问他是否感到他大哥的变化,他却显得颇为茫然,还笑我们胡思乱想。看样子他并未察觉到异样,但他两兄弟成天在一起,我都有所察觉,他难道真一点没有感觉?就这点我实在想不明白,但看他的样子,又实在不像装出来的,这点我确能感觉到,因为他毕竟是我儿子。

    直到察觉我与老伴身中奇毒以及自衡的变化之后,我便分外小心起来,几乎不曾食用他吩咐人送来的食粮,但身体却每况日下,仍能感觉毒性在逐渐(侵蚀)我的身体。看来这种慢性毒药并不是从饮食中来,究竟从何而来,我根本无从知晓,(也防不)胜防。

    到底是不是自衡想害我们?如果是,他却为何要做出谋害(自己)生身父母这等大逆不道的事?他的动机和目的又是什么?他又怎能狠心如此做?如果不是,又是怎一回事?这一连串的问题始终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也曾想就此事当面质问他,质问他如何能狠下心来毒害亲生父母性命!但一来苦于我并无充分证据,二来他若真是凶手,将他逼急惹得穷图匕见,我与老伴均手无缚(鸡之)力,也会死的更快,想想还是无奈作罢。

    老伴卧床不能起之时,我终于按耐不住,叫来两个儿子说出我的顾虑,想彻底检查一下身体。自衡尤为积极,很快便找来市医院的医生,但检查无果,只说是年老体虚,注意营养。我与老伴行动不便,几乎从不能出门,而后那些医生常来为我与老伴看诊,但每次都是例行检查一番,开几副补药也便完事走人。

    那些庸医,我恨(哪)!可怜我那老伴没我幸运,中毒一月有余便(撒手西)去。(自强)于灵柩前哭得悲恸(欲绝),而自衡虽也号啕大哭,但我觉他内心并无半点伤心之意,那种哭声,并不是真正发自内心,相反内心深处,似乎还有窃喜之意。

    我却不是个糊涂人,经历了这许多,老伴也(死了),我当然能感觉出什么,我感觉自衡变了,像变了一个人,变得如此狠心,再也不可能是我那曾经的儿(子了)!这许多人里,只他最有可能对我们下毒,也有的是机会下毒。毒既是他下的,那些医生也是他找来的,当然什么也不可能(查出来)。那些医生,极可能是他找人装扮的,是他贿赂了他们,还是他们勾结了他?我不知道,但里面一定有个极大的阴谋,我与老伴的存在,一定影响到了他们,从而使他产生了毒害我们的动机!

    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自强,我没敢将这份想法告诉他,我不敢想象告诉他这些又会生出怎样的乱子,产生怎样的后果?很可能,自强也将变得与我(们一样),因为现在的自衡实在变得太可怕,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恐怕也没什么是他不敢做的,这也是我最为担心的一幕了!

    我的儿子自衡他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变化到要弑父(弑母)?他又是为的什么巨大阴谋而发生了这样的变化?这些我都不太清楚,但我有一点心里很明白,就是自衡他毕竟是我与老伴的(亲生)儿(子),没人比我更了解他,他若非要除掉我们,只有一个目的——是怕暴露!怕我将藏在他内心的那个真正的‘它’认出来,认出‘它’并不是他!

    ‘它’犹如‘他’内心的魔鬼!

    ‘它’,究竟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