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井凌也笑着对松井彻道:“别这么生气嘛,我只是想和云曦小姐进行一点小交易。”

    松井彻撒开他按着傅云曦肩膀的手,把她拉起来,眼神冰冷地看了一眼松井凌也,带着傅云曦走了。

    松井凌依旧站在那,叉起腰悠闲道:“真凶,一点都不像他。”

    傅云曦在失魂落魄中回神,发现松井彻握住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

    他也很害怕吗?

    松井彻将她拉到一个旁人看不见的角落,“你先回去,之后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傅云曦接过他递过来的钥匙看向他。松井彻背对着背后华丽的灯光,眼里的担心和温柔像是要把她沉溺在其中。

    傅云曦点着头,又哭了起来。这回是安心和喜悦的哭泣,是他救助了孤立无援的自己。

    松井彻肩些慌乱地cH0U出纸巾,“你怎么又哭了?他对你做什么了?”

    此时,傅云曦的衣领后忽然传来声音:“什么也不准说,不然后果你清楚吧?”

    她听到松井凌也的声音,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还在傅云曦的衣领上放了视听器。

    傅云曦朝松井彻摇头笑道:“我没事的。我走了之后你忙得过来吗?”

    松井彻用纸巾给她点g泪水:“你这样出去见不得人,还是先回去吧。”

    “听他的话,回去,我还要让你做些事。“

    傅云曦就略微点头,“那我先回去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