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理论与实践

汕头地方经济发展新探讨

2016-08-22 11:11:05 来源:  作者:
摘要:尽管中国的经济增长正在放慢,但随着新的增长机制的形成,汕头倒有可能迎来发展机遇。但要抓住机遇,汕头就需要积极鼓励创新创业,提升服务业集聚,采用更为国际化的发展策略,并在国家

尽管中国的经济增长正在放慢,但随着新的增长机制的形成,汕头倒有可能迎来发展机遇。但要抓住机遇,汕头就需要积极鼓励创新创业,提升服务业集聚,采用更为国际化的发展策略,并在国家战略的框架下来考虑地方经济的发展路径。

  一、增长机制转换与汕头的发展机遇

  毋庸讳言,在过去二十年,汕头的经济发展不尽如人意。在特区成立之初,汕头与深圳经济总量相似,但到2015年,汕头的GDP为1800亿左右,仅相当于深圳的十分之一左右。对此有各种讨论,但从增长机制的角度来看,其逻辑则相对简单:在过去二十年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中,汕头未能形成与之相适应的机制,因而错过了快速增长的机会。

  国内外许多研究都已经表明,过去二三十年中国的快速的增长主要得益于在制造业上的高投资和技术追赶、人力成本优势以及国际贸易的增长等。但从汕头的情况来看,它一直依赖轻工业,在这一时期没有形成快速增长的制造业,因而在资金、人力的流入以及对外贸易的增长上就落后于领先的区域。区域竞争是经济发展过程的必然现象,一旦某些区域在增长机制上形成优势,资金、人才就会进一步向这些区域集中(深圳就是过去三十年领先区域的一个代表)。所以,一旦区域竞争的格局形成再想追赶就很困难了。1985年,深圳的制造业已经占到GDP的40%左右,而同时汕头只有30%左右,当年深圳出口达到5亿多美元,而汕头只有2亿多美元,这显示了两地发展机制在早期就开始出现不同。此后,两地的经济增长的差距就变得明显了。简单的数据对比说明,能否形成恰当的增长机制对地区经济发展的确非常重要。

  但是,推动中国过去二三十年的快速增长的机制已经逐渐失去动力,新的增长机制正在形成。近年来,由于我国人力、环境成本上升、资源约束以及技术追赶阶段接近结束等原因,外商投资更多地转向其他新的发展地区(比如越南、印度等)。同时,由于我国在新科技、新产业上仍缺乏突破性创新,导致国内投资增长乏力。这些变化(再加上世界经济的衰退)引起了一系列的宏观经济问题,使中国经济进入经济周期的下降阶段,需要通过培育新的增长机制和新的快速增长的新产业来使经济重新获得动力。正是基于这一背景,国家提出了“经济新常态”的概念,并形成了与之适应的供给侧改革、“一带一路”以及创新创业等新经济政策。在经济新常态之下,创新的能力更为重要,服务业的地位上升,并且需要通过新一轮的对外开放来提升中国在全球产业分工中的地位,这些都是不同于过去的增长机制。

  在经济增长机制的转换阶段,尽管领先者在资金、人才、经济影响等方面仍有优势,但后来者也将获得竞争机会。在此意义上,我国经济的增长机制转换是汕头的机遇窗口期。实际上,汕头有许多优势:宜人的气候,独特的文化,舒适的生活氛围,海湾和港口,地区交通枢纽,商贸发达等。尽管汕头在过去二十年没有发展起大投入的制造业,没有在制造业和国际贸易的增长中获得明显的优势,但在经济新常态下,由于经济增长机制的转换,这些倒可能成为有利的条件。气候、生活环境等有可能吸引人才定居,再加上本地有较高水平的大学(汕头大学和正在建设的以色列理工学院),有可能发展成创新创业区域,而海湾和港口,则可能形成现代服务业集聚和新一轮对外开放的区域。

  二、经济新常态与汕头的城市发展策略

  中国经济转换增长机制将导致国际经济和国际贸易格局的转变。地区经济只有抓住这些大的变化趋势才能脱颖而出。而近年来,汕头已经有一些新的举措,最重要的有:华侨试验区的建立、港口建设和以色列理工学院的建设。这几个项目都具备培育新机制的功能,如能成功嵌入国家战略和经济走势,就有可能带动汕头经济腾飞。接下来,就主要通过这几个项目讨论汕头可能的城市发展策略。

  经济试验区是我国经济发展的成功策略。从最初的经济特区,然后是高新区,近年又转向新的试验区,比如自贸区。与过去不同,新试验区聚焦于现代服务业,并且注重营商环境和投资贸易规则与世界接轨。华侨试验区虽然不是自贸区,但在功能上是类似的,也聚焦于营商环境和投资贸易规则的国际化。在营商环境与投资贸易规则上,自贸区是走在前面的,形成了改革创新经验。在这方面,应当加速学习与复制。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考虑把新区的改革创新与城市发展和产业发展结合起来。政策可以较容易地复制,但是,只有产业因素与区位因素的结合才能形成独特、难以复制的优势。

  港口的建设被作为汕头的头等大事加以重视。实际上,港口也是非常重要的。世界上的金融中心多数是航运中心,这也是许多国际金融中心都处在海湾的原因之一。此外,港口还有利于发展新兴服务业(如融资租赁、商业保理等)、旅游(如游船游艇等)和海洋经济。新区、港口加保税区,还提供了多种新经济形式发展的可能,包括离岸金融、离岸贸易等。近年来,随着中国对外投资增加,产能逐步向外转移,国家适时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从经济上来说,这意味着全球供应链的重塑和中国在国际分工体系中的上升。为适应这些变化,就需要发展供应链管理、供应链金融等行业。汕头如能使华侨试验区、港口和保税区等联动发展,形成良好的营商环境、与国际接轨的投资贸易规则,并且集聚相关的服务业,就能真正发挥“一带一路”重要门户的作用,将区域发展嵌入国家战略之中,从而获得发展空间与动力。

  当代经济最重要的动力在于创新创业。从国际来说,创新创业争夺的是未来的主导权。对中国来说,如果没有创新创业,则随着制造业的转移,国内投资将会衰退。而对地区来说,创新创业将带来活跃和快速成长的经济。这就是我国的经济指导思想从早期的“转变增长方式”到“创新驱动发展”再到“万众创新、大众创业”,越来越突出创新创业的原因。潮汕地区本来有着浓厚的创业传统,只是由于缺乏高新技术领域的资源因而缺乏科技与产业的创新。随着以色列理工学院的建设,汕头已经拥有两所大学,具备了形成创新创业区域的条件。创新创业需要与区域经济和产业集聚联系起来,在一定程度上形成相关产业链的集聚将大大加快创新速度。目前来说,生命健康与新一代信息技术是未来可能出现大量创新的行业,可以通过合理的激励与布局,形成以相关领域为重点的创新创业区域。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随着经济增长机制转换,汕头将迎来能够与其他发达区域竞争的发展机会,并且相关的区域发展条件也已经具备。汕头需要更好地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大力吸引资金投资于新产业,吸引人才创新创业。而要吸引资金与人才,首先需要尽快形成一流的营商环境,其次需要有清晰的城市定位与发展战略,以获得市场的认同。如果汕头能做到这些,那么,投资于汕头就象获得具有良好前景的便宜资产。只要形成好的发展机制,后来居上是可能的。如果汕头能够适应经济增长机制的变化,凭借当地人民的聪明才智与开拓精神,抓住国家转型升级的机遇,实现跨越式的发展是完全可能的。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中国企业成长与经济安全研究中心)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