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韩江水

海内存知己

2016-08-26 10:24:49 来源:  作者:
摘要:

 

  古诗有云:“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不久前,我的老同窗庄兄及许兄专程从澳洲和香港前来汕头探望病榻中的另一同窗杨兄。我们仨人旧地重游,特地到中山公园假山再度合影。

  时光易逝,弹指一挥间。遥记1955年春节,我和庄兄、许兄在今潮南区陈店中学初中毕业后(当时分春秋季毕业),一起到普宁县军埠镇建新中学补习初三。当时我们在该校附近的乡村租房居住,自己办伙食,朝夕相处,形同兄弟。次年,陈店中学办起高中,招收高一新生,当时的教导主任张万贤特地骑自行车到我家,邀请我免试到陈中高一级学习(因我在陈中就读初中时成绩优秀,表现也佳,是学校黑板报主编、少先队中队长)。1957年因高中部并校,我转到潮阳高级中学续读高二高三,而庄、许两兄则到汕头二中就读高中。我们身居异地,时有来往,友谊长存。读至高二下学期,庄、许两兄申请到香港谋生,成行前夕,我们仨人到中山公园假山相聚,一直倾谈至深夜两点多钟,叙不完的往事,道不完的离愁,万籁俱寂,假山附近已空无他人,只有我们惜别依依,不忍离去。次日,我还和庄、许两兄在汕头汽车站告别,互道保重,从此天各一方。

  我1959年7月在潮阳高级中学毕业,同年考上暨南大学中文系。他俩踏上香港之地后,人地生疏,靠打工养活自己,每月只有三十多元港币,艰难度生。经过二十多年打拼,他俩在香港商界已闯出一条生路。庄兄在九龙红磡宝其利街开了一家勤发五金行,经营五金建材生意,他一直坚持重信誉的经营原则,获得顾客的信任,生意兴隆。目前他已在澳洲悉尼购置别墅,他的儿、媳已在悉尼的电子公司任职,女儿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现在悉尼卫生署任高级管理。不久前才完婚,庄兄特托人带来他女儿的婚礼录像带,供我观看,他女婿是悉尼人,在隆重的婚礼上,他女儿夫妇庄重地双双下跪,向庄兄夫妇敬茶恭送红包,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笔者暗暗思忖,庄兄已过八秩,年颇老矣,眼看子女成才,家庭幸福,愿已足矣。

  庄兄对我这个亲如手足的学弟也浓情厚意。数年前,我因患双膝骨质增生,步履不便,他特托杨兄带来港币三千元,给我购置一架轻便电动助力车代步。1999年,我在汕头购置商品房,经济紧缺,他还汇来港币二万元借我,以应急需。不久前,他与许兄不远千里来汕,见我步履蹒跚,还特意购买一把轮椅送我使用,并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好自为之,真使我感激涕零啊!

  至于我的另一挚友许兄,虽然他在香港的生意也一度红火过,但后来公司内电线短路,祝融光顾,引起燃烧,厂房及部分机器毁坏,由于没有购买保险,有关方面没有理赔,导致工厂倒闭,濒临破产。后来,他只得重起炉灶,建了一个小型玩具厂,进行小批量生产。虽然海关对港商来内地办来料加工可有免收关税之优惠,但他的厂由于管理不善,结果还是亏本,只得收场。在他资金周转困难之际,我竭尽绵力资助他。幸好其子女而今业有所成,他免除后顾之忧,并能安享晚年。去年,我往广州探望小儿子,他与夫人顺道到广州探我,并带了四瓶北京同仁堂所产的“壮骨健步丸”给我服用,关怀备至,也令我十分感动。

  我与庄、许两兄的同窗之谊,天长地久。真是“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啊!富贵之时,情同手足;患难之际,不离不弃。这段记忆,弥足珍贵,永驻心间。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