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韩江水

读夜空

2016-05-26 12:22:02 来源:  作者:
摘要:

 

 

  ■稚子 文 白英 摄

  初夏的夜,月光如水。本来这种夜风穿袖两胁清凉的感觉,在闷热的南国,大家都会觉得很享受。但不知道为什么,月光这种如水的凉,却常让我齿生寒意。水的柔软和温润、涵养和仁厚本来也是我喜欢的,但恰恰对月光这“水”,我却很有疏离感。

  “今时月曾照古时人”,你看,这光,这水,从唐皇的长生殿一路浸泡着、延续到现代钢铁森林里来;从我的少年锦时照到中年苍茫。而且,她还将继续一路冰照,直到暮色凉透,直到山边萤火丛生。月光之水,泻在中年的我身上,觉着冷如古墓里的泡尸水、阴森附骨;静如同新墓碑上之名,教人感慨阴阳的阻隔。

  所以,我一点都不喜欢月光。

  但是,月光之外,星辰列宿却是大大不同了,你看,整整一河的星光,虽然众众,却不喧嚣。当爱星追星的人儿抬头仰望时,那深邃的银河深处,耿耿星光会报之以跳跃和热切,在幽暗里忽闪而来,仿佛神秘的蓝色精灵一样。

  是的,星星们仿如单单为赴与你曾经的约定,它们深一脚浅一脚,穿越拥挤的星系,卸下亿万年奔波的疲倦,终能于今夜笃定在你的眼前,用最后的绽放诉你以最轻柔的心语,而后又没入到宇宙的暗处去了。那一刻,你定然心如止水,凝神静听那惟你独知的宇宙私语。

  科学家们说它们的躯体早已经不存在,星光只是躯体临终前的最后挣扎,呐喊成光,光散星尽。对此我不愿苟同,星光灿烂,分明是万千孤独的魂灵,不为物移,各行其道,撞入我的夜空来与我偿愿的吧?

  是的呀,在我净空心尘,洁窗净棂,推窗相邀的每一次,每一夜,星光从未爽约。这哪是没有生命的样相呢?这款款情深,哪是已绝的挣扎?早亡的孱弱?

  仰望夜空,星光和我,共生于世。

  星语如兰,我心如涧,我想我并不是那施法的女巫,我只是一位多子的母亲,在某个前世约定的时刻,我打开眼睛,打开窗棂,召唤我的孩子们。这些已经孤苦亿年的精灵们,和我有着莫名的联结,如同生命中的生命,像子宫里的胎儿轻叩母亲的心门,它们来到我身边,求吻索爱,哀哀嘤嘤,让人柔肠百结。

  怀抱星光,我觉得我还是它们的父亲,面对失散亿年的孩子,父爱不语,肝肠寸断,脉脉绵绵。来吧,孩子们,我们一起来静读灯花,来聊一聊一朵花开的时差;这一程的寻寻觅觅、孤寒独苦,为父来为你们一一抒解;而那正一路光驰,尚未及家的孩子们,为父将以爱为路标,夜夜在家守候。

  再望银河,波光闪烁。与星有约,与星光承爱,在我想来,这是上天对我至厚至高的天伦之赏了。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