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读书

看得她经霜历秋

2016-05-27 13:24:51 来源:  作者:
摘要: □林伟光

□林伟光
 

  

  当年邂逅钱红丽文字,那份惊喜至今犹在。我喜欢聪慧女子,冰雪玲珑,省了多少言辞;尤其喜读聪慧女子的文字,亦嗔亦喜,几许闲愁,却风情万种。她们的文字,有许多缺点,但也有很多夭矫之妙,有些文字,你不知她是如何想出来的,意外吗?是的,如天外的飞虹,结果就保持着长远的阅读的快乐。

  但是,若干年过去,不变的是季节的春去冬来,花开花落,草荣草枯,可是人呢?你是肉做的心啊,想不变能吗?毕竟是要改变的,钱红丽亦如此,她的文字当不例外。记得香港董桥先生说过一句话,印象很深刻:“人道是伤春悲秋,毫不长进;其实,没有经历伤春悲秋的笔,到头来是一枝天阉的笔。”人不能拒绝成长,文字也如此。

  那么,这本《四季书》就是钱红丽经霜历秋后留下的痕迹。虽然,她因此失去了某些东西,却也有了若干从前所无的风华,也不能简单说是成熟,是什么呢?好像一份沉淀后的从容,可又带着浅浅的无奈与惆怅,比起以前,她的文字的内蕴更丰富,更耐人寻味。

  她文字的改变,其实是自然带来的结果,顺其自然可也。或者会失去一些读者,可也正常的,有失去却也有所获,如得到了新的阅读者。我呢,对她文字所发生的变化,又持什么态度?当然乐观其变。自己也是写作者,这些年同样在不断地变,是自然的情况,不值得奇怪,或者惋惜的。虽然喜欢从前的钱红丽,却也欣赏今天已经历过生活酸甜苦辣后的她。或者,更加沉静,安稳的日子使她的笔少了点飘渺之美,但也因此更加笃定,是过日子的样子。人嘛,年轻时总好幻想,做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状;可是,别忘了,那注定只是少数人所拥有,我们更多的人还是得过好生活。

  因此,我尤其欣赏钱红丽当下的这饶然于生活的态度。有更多的敏感于身边的一切,如春夏秋冬的四季,这是人生的历程,可是它有轮回,我们的生命有没有?古人,还有笃信宗教的人们是相信轮回的,此生和彼世有着密切的联系,他们因此过得从容。但我们是否相信轮回?在科学的熏陶下,我们多少有些犹疑,当然就过得很焦躁了。其实,大可不必如是。轮回与否,先可不管它,何妨把现在的每一天过得好。在钱红丽笔下,我欣然于她对季节的敏锐,对花花草草的珍惜,她感受得很细,这份感情,于今已经不多见了。谁还耐烦去欣赏这些花开花落。这其实正是钱红丽的独特。生活不易,当下的人们过得尤其不容易,可是,并不代表我们的生活可以浮皮潦草。你浮皮潦草,其实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不够尊重。也不一定得躲到红尘以外,当然那也是一种生活的追求,我们不能也不敢说三道四。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做得到,更多的人只能是红尘中人。那么,如何生活得好,尤其值得思考。我想,钱红丽是深解其中况味者。从春的萌芽,夏的繁荣,秋的丰盈,冬的冷寂,她一一体验,一点一滴地涌动于笔端,让情绪洇化在楮墨间,并深深地感染着如我的已经知秋了的读者。其中有怅然的迷惘,好像她的眼光更多的是往后的回眸,把自己变回以前的那个小女孩。你不能说她后悔成长,其实是每个人到中年者共同的情愫,不能说是悲观,不过一种怀念。

  人越活越老,抵御老的最好方法,就是怀旧,就是回忆,这是最好的麻醉剂。于是,“四季帖”之后,她又有了“故乡帖”。

  人很奇怪,当风华正茂时,那份意气风发的豪情,使他心向远方,家乡小小的天地如何容得下他的鹏程志向。于是,远走他乡的逃离成为选择。但安定之后,或说已经在远离故乡的他乡成家立业之后,当人在中年时,他的心又会牵挂着故乡,“君从故乡来,应知故乡事。”他希望知道更多故乡的故事,当然也更思念从前在故乡时的往事。也不一定都是美好的事,可是,如今在这千里万里之遥,隔着时空的回望,一切都变得格外的美丽。这也是对亲人的怀念,因为故乡从来不是抽象的,总牵扯着人和事。事当然早如烟云,可是缭绕不散,在记忆里清晰;而人呢有故去的,有已在远方的,却都仍然鲜活着。不过,事情总是无奈的,因此,钱红丽借着老周的话说:“凡居过的地方都是故乡。”辛酸的怆然直达我们心肺。

  但钱红丽却也并非一味怀旧的,“烬余录”的文字则折射着她的当下。这个“烬余录”让胡竹峰有些“触目惊心”,他说:“越来越害怕人生多苦,还是如意好,如意了富态。”这是中年后我们的心态,但钱红丽还是希望保留如旧。她没有所忌吗?不是的,但她更想坦然面对,这小女子也有豪宕气。

  时间草草,总是有不如意的,如当下的果蔬、鸡鸭,都没有从前的那份滋味了,想来让人叹惋。但人间依然有风景,有可以怀恋的人和事。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