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潮风

饶宗颐与揭阳的文化缘

2016-06-12 11:23:50 来源:  作者:
摘要:

饶宗颐题“黄岐山”

  □ 蔡泽青 林文君

  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是独步当代的一位百科全书式大学者,被学术界尊称为“汉学界导引先路的学者”、“整个亚洲文化的骄傲”、“国际瞩目的汉学泰斗”。他与揭阳有很深厚的文化情缘。

  饶老为何对揭阳情有独钟?年轻时他在揭阳从事考古,耄耋之年重游黄岐山,百岁高龄仍牵念揭阳。他为黄岐山森林公园、中德金属生态城里的景点题字,我们该如何读懂这些“文化印记”?

  饶宗颐先生在抗日战争时期曾在揭阳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并多次到黄岐山等地进行考古研究,对揭阳的山山水水做了大量的踏勘,发现很多早期甚至古代、史前文物。也是在这个时期,他与揭阳结下深厚的学术渊源。

  1941 年12 月,日寇占领香港。当时在香港避居的饶宗颐先生为躲避战乱,来到潮州府揭阳县(当时揭阳是潮汕抗日的后方,并未沦陷),并在揭阳努力从事学术文化和教育工作。

  1942年,饶宗颐受时任揭阳县长的陈署木聘请,任揭阳县文献委员会主任,主编的抗战文史刊物《文献》创刊号于1943年8月1日出版,引起了极大反响。

  随后,他又被陈署木委任为揭阳民众教育馆副馆长,主要工作是振兴中华文化,发扬潮州文化遗产,巩固潮州人作为中华民族一分子的文化自尊心,宣传抗战民族精神。

  据陈署木相关文献记载:“(1942 年秋)到揭阳之后,石铭吾、饶宗颐,束相依附,我乃委他俩为民教馆正副馆长,以振兴中华文化,并发扬潮州的文物,曾经搜罗许多宝藏已久的历史遗物,在县政府举行展览会,且也发掘了许多艺人、匠人,以示潮州既有高度文化,潮人也有相当的天才,潮州人确不能妄自菲薄。”

  这便是国难当头时,饶宗颐凭一介书生之力,在揭阳与民众一同文化抗日、报效国家的事迹。直到1943年秋天,他才离开揭阳,赴广西任教。

  力倡潮学 博古榕江

  在饶宗颐先生的学术生涯中,其学术领域虽然不断拓新扩展,但始终没有停止对潮汕文化的研究,而且还不遗余力地对家乡文化进行宣传推广。

  香港历史学者郭伟川告诉笔者:“饶先生可以说是近现代潮学的开山人,民国《潮州志》就是在他的手头完成的。而且他在总纂《潮州志》期间,和揭阳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多次到黄岐山进行考古,后来写成了《韩江流域史前遗址及其文化》这样的一本专著,意义非常重大。”

  饶宗颐身体力行倡议并引导着潮汕历史文化的研究和发展,同时对揭阳开展潮学研究也是关怀备至。1992年,潮汕历史文化中心揭阳市研究会成立,同时创办了会刊《潮学》。饶宗颐对此大力支持,亲自为期刊题写刊名并经常在上面发表稿件。在他的关怀鼓舞和推动下,揭阳《潮学》研究硕果累累。

  不仅如此,饶宗颐还致力于把潮学研究推向国际。在他提倡和推动下,1993年12月,首届潮学国际研讨会在香港中文大学召开,至今已举办十一届(其中第五届在揭阳举行),大会影响力越来越强,潮学研究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对潮汕文化的研究和传播的覆盖面也越来越宽,使潮学研究走向国际。

  揭阳是潮汕地区最早见诸史籍的县份,在潮学研究中占有独特的地位和价值,备受饶宗颐重视。2003年至2005年,他召集发起的研究团队又完成了《揭阳的远古与文明——榕江先秦两汉考古图谱》、《揭阳考古(2003-2005)》等重要研究成果……

  治学之道  追求真理

  饶宗颐先生知难而进、锲而不舍的探索和创新精神,使他做到了学问通达,汇集大成,也成就了他在人生每一个阶段都收获丰硕的学术成果,在众多学术领域作出巨大贡献。

  在一些领域,他占据了开路人的地位。他第一个编著词学目录、楚辞书录,第一个研究《日书》,第一个研究敦煌白画及写卷书法,第一个将殷礼与甲骨文联系研究,第一个提出“海上丝绸之路”概念,第一个提出把楚文化、吴越文化作为学科名,第一个讲中国艺术史上之墨竹石刻,第一个将《盘古图》的年代推到东汉……为了达到“专”,饶老不顾一切地“往里钻”。像梵学,为求“原汁原味”,他硬是从40多岁开始埋头学习梵文,一学几十年,直至可以朗朗而读。

  这样知行学无止境的劲头,怎能不激励后辈学子发奋图强!饶宗颐学术馆之友会长陈文洲就是其中一位,他说:“作为一位百岁老人家、老学者,饶老每天都坚持看书、写字、画画、看新闻,继续学习研究。这鞭策我们这帮小辈要更加努力读书、学习,做一个有知识,对家里、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陈文洲认为,饶宗颐先生坚持做学问要做到“三求”,即求真、求是、求正,这三点十分值得大家学习。求真,就是追求真相;求是,就是明辨是非;求正,就是做人要正气、正大、正为。“这反映了饶老追求真理、孜孜不倦的态度。而且,他不仅是一位国学大家,还是一位大慈善家。他和家人时常参加各种慈善拍卖、公益捐款活动,让人更加爱戴。”

  撰记题字  文脉传薪

  饶宗颐先生一向提倡“学艺双修”,他晚年致力于书画艺术创作。作家雷铎曾评价他的书画为“学者画”。正是这种鲜明的特点,他的作品为世人所欣赏和共知。

  2001年,正值耄耋之年的饶宗颐再度来揭重游黄岐山,且步履矫健,登临山顶,牵发灵感,将自己对黄岐山、对揭阳的美好回忆和深厚感情化诸笔端,挥就《黄岐山记》,成为乡邑广为传诵的名篇。

  时隔15年,在揭阳打造黄岐山森林公园重点项目,规划设计山门入口公园,丰富人民精神文化生活之际,饶宗颐先生又一次亲临,支持该市提升名山观瞻、弘扬国学。他的学术造诣也在此化身为石亭碑刻,这对于黄岐山,对于揭阳来说,都是极其重大的一件文化盛事。

  香港饶宗颐学术馆副馆长邓伟雄透露,揭阳之行是饶老2016年第一次出远门。“饶先生近几年出门比较少,只去他喜欢、要去的地方。他对揭阳有很不一般的感情,尤其是黄岐山,他写过《黄岐山记》,现在文章刻成了碑,他就想重新回来看看。我们可以体会到,与其他地方相比,他对揭阳有很特别的感情,我们曾提议去参观其他一些地方,他却说‘不要去了’,但是揭阳他就一定要来。” 近日,以饶宗颐先生名字命名的传统风格亭式建筑——“宗颐亭”落成揭幕。亭匾为饶宗颐老先生亲笔手书,两副亭联“宗岳巍然观日出,颐年莞尔听风鸣”,“诗心萦系千秋月,逸韵低回万壑松”则为饶老的学生、香港历史学家郭伟川所撰,并分别由揭阳知名书法家胡天民和林盛灼书写,《黄岐山记》则刻碑立在亭内正中。整座石亭落落大方,蔚为大观,极具文化交流、文脉传薪色彩,落成揭幕后即成为群众休闲旅游观光、瞻仰大师风范的重要文化景点。

  韩山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兼潮学研究院院长陈海忠博士闻讯大为振奋,他说,饶宗颐先生是海内外潮人标杆式的人物,足以代表当代潮人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最高成就。宗颐亭的落成揭幕,是揭阳人民对这一位潮人翘楚表达敬意之举;而百岁高龄的饶先生竟不辞辛劳亲赴揭阳,也显示了他对揭阳的重视与关注程度。揭阳是潮汕文化重要发源地之一,但对于古揭阳县的县治及管辖范围,历代以来均语焉不详,饶宗颐教授早年多次呼吁在粤东地区进行考古挖掘工作,以地下文物弥补缺失的文献。相信宗颐亭落成将大大鼓励众多文史工作者更加勤奋工作,产出更优质的学术成果。  

  这次访揭,饶宗颐题写了“宗颐亭”、“黄岐山”、“黄岐山记”、“陈夫子岩”、“金河”、“我是揭阳人”等书法墨宝,其中部分已经为相关建成景点注入了国学的灵性,这些作品也为揭阳市档案馆、普宁市庄世平博物馆永久珍藏。如今,揭阳人民一到黄岐山森林公园“宗颐亭”、中德金属生态城、“金河”等景点,就能领略到大师风范,想起他为国学、为地方史、为潮学所作的种种贡献,这必将鼓舞公众进一步学习中华传统文化,对潮汕优秀传统文化传承、揭阳文化强市建设也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意义非常深远。

  修心健体  颐养天年

  香港老人科医学会前会长、饶宗颐私人医生陈汉威说,饶先生是一个长寿而健康的人。上天给了他一些良好的基因,他有很好的身体底子,不抽烟、不喝酒,作息定时,家人对他也有很好的照顾。老人家吃得好,睡得好,每天大概六七点起床,吃早餐,休息一会,有活动会出席一下,晚上六七点吃晚餐,九点多十点睡觉。他年轻时工作一直是到半夜,废寝忘食,是一个很勤奋、很专注地做研究的人。现在自然没有年轻时工作时间那么长,生活还是比较悠闲一点的。但他还能坚持练气功和写书法,精神、身体都得到很好的锻炼。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